智通财经APP了解到,即使美国总统拜登本周访问沙特阿拉伯时能确保获得生产更多石油的承诺,这对降低高油价可能也发挥不了什么作用。

美国总统访问了一个他曾经发誓要孤立的国家,这代表着两国关系的重大解冻,但沙特和其它OPEC+成员的闲置产能有限,因此,他们能提供的额外增产也是有限的。一些市场观察人士还质疑,利用这种供应是否能让能源市场的紧张情况缓和,还是只会让情况变得更糟。

据了解,最近几周,美国汽油价格有所下降,但仍处于高位。原油价格在上周回落,但仍高于每桶100美元。全球原油和炼油产量仍难以跟上疫情后需求反弹的步伐,以及因对俄实施制裁所导致的供应缺口。对于一个支持率跌至40%的总统来说,高企的汽油价格是一个危险的信号。

拜登表示,他的中东之行会将重点放在安全问题,而不是能源供应问题。他不会特别要求沙特提高石油产量。尽管如此,这次访问对于拜登总统来说是一次转变。据了解,其在2018年批评沙特政权谋杀贾马尔·哈苏吉,并曾誓言要重新调整美国与沙特的关系。在拜登访问之前,沙特已经做出了和解的姿态,并引导OPEC+在本月和下个月加快增产。拜登则已经表示,他希望波斯湾地区的原油出口商采取更多行动。

沙特阿拉伯和阿联酋是OPEC+中仅有的两个拥有大量闲置石油产能的国家。这些国家的官方数据显示,它们目前的闲置产能达到每日300万桶。据国际能源署的数据显示,这大约是全球原油产量的3%,大致相当于今年年底时俄罗斯可能因制裁而无法进入市场的原油量。但实际能实现的应急供应可能比官方数据显示的还要小。

上个月,法国总统马克龙在七国集团峰会上对拜登说,阿联酋统治者Sheikh Mohammed bin Zayed向他承认,阿布扎比的石油产能已经达到“最大”,而沙特方面只能“再增加一点点”。阿联酋能源部长Suhail al Mazrouei则迅速澄清,他表示,Sheikh Mohammed bin Zayed指的是与OPEC+其他成员国达成的配额上限,但不确定性仍然存在。

壳牌首席执行官Ben van Beurden在6月29日警告说,由于OPEC+的闲置产能低于预期,世界将面临着一个“越来越紧张的能源市场”。石油巨头Saudi Aramco则表示,它可以达到并维持每天1200万桶的最高产量。OPEC+的数据显示,在沙特作为主要石油生产国的几十年里,这个水平只维持过一个月。该组织的数据显示,尽管国际社会呼吁增加供应,但沙特在今年5月份并没有充分利用其OPEC+的配额,每天的产量比原本可以达到的产量少了约12.5万桶。RBC Capital Markets估计,该国近期日产量的极限可能会达到1150万桶,之后就需要更多的钻探才能达到更高的水平。Enverus Intelligence Research的负责人Bill Farren-Price表示,“人们意识到,沙特阿拉伯在供应方面没有太多东西可拿出来谈,至少目前是这样。”

Rapidan Energy Group总裁、前白宫官员Bob McNally表示,沙特阿拉伯和阿联酋可能会做出稳定全球石油市场的一般承诺。McNally说:“在这种情况下,任何总统都无力应对这种局面。你能做的最好的事情就是向OPEC+提出要求,而他们给不了多少。”

如果海湾国家充分利用它们的闲置产能,可能会适得其反。当全球市场没有任何闲置储备来应对潜在的动荡时,投资者往往会变得焦虑。最近,OPEC+成员国利比亚再次发生动乱,导致该国石油产量大幅下降,这提醒人们全球石油生产面临的长期风险。

RBC Capital首席策略师、前CIA分析师Helima Croft表示:“他们将在如何部署剩余的闲置产能上保持明智。”“我不认为他们希望耗尽所有闲置产能。”

抛开与OPEC+原油供应相关的所有潜在风险和回报不谈,有一个紧迫的问题目前几乎无法解决,那就是全球各地生产汽油、柴油和航空燃料的产能不足。美国炼油厂目前的运转率已达到95%,是是近三年来的最高水平,因为它们正竭力满足夏季能源需求的高峰。多年来的投资不足,再加上俄罗斯石油产品出口受阻,促使白宫考虑重启停产的炼油厂。

需要对炼油厂等基础设施进行长周期投资才能解决这场能源危机,高盛集团大宗商品研究主管Jeff Currie表示, OPEC+的产能问题只是次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