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过巴黎朋友,应该会为他们那独有的城市风光所吸引,巴黎旧城,那以凯旋门为圆心,层层发散的布局,配合林荫大道,还有无数古建筑,让人心旷神怡同时,也不由感叹与这设计的匠心独运。

法国国王无数次想要入驻巴黎,成为人,却不断被各种排挤打压,即便去了,也要承受无数暴动,最后灰溜溜回老家,这无疑是对皇权神圣的侵犯!

方式也很简单,将原本杂乱无章的城市,改扩建,用自己的方式,规划整个城市。

按法国政府的设计,所有的街角,都是直线斜角切割,目的就是让火炮能直线打到市中心,军队能更方便地在巴黎街区行军。由此可见,巴黎的城市规划,从一开始,都是为了便于民众起义而存在,这也造成了巴黎后续的城防问题非常严重。

原本就地处巴黎盆地中央,城市规划由以方便行军入驻和攻城为主,那有防御力可言!

巷战就成了个伪命题,因此,才有二战时法国干净利落投降的因由之一,没有巷战的基础啊。

弊端给了巴黎城防问题,却让巴黎有了宽广的胸怀和自由的氛围,进而延伸出启蒙运动。

这困惑我在看法国国家足球队比赛的时候也有,一水的深色肌肤哥哥们,配合着几个少有的白色面庞,很难让人相信,这是身居欧陆中央的法国,派出的代表队。

其实这一切都是由人数基数决定的,我们印象中的法国人,在整个法国,正渐渐被边缘化。

跟大杂烩同步而来的,是一个悲催的数据,整个巴黎城市圈,说纯正法语的人口,仅有400万。

最鼎盛时候是世界第二殖民大国,在全世界都有无数广袤的殖民地,这广袤的殖民地还有海量的人口,给了法国争霸帝国时代的底气和财富,也成就了法国今日的世界地位。

而且相较于英国殖民者的封闭和保守,法国殖民政策很不同,他们乐于文化同化,乐于文化输出,在所有法国殖民地,几乎都普及了法语教育,和思想传播,这就给了法国今日在很多旧有殖民地国家,特别是北非国家,独一无二的影响力。

第一次世界大战,法国是胜利国,只是胜利的代价非常惨烈,数百万青壮年的伤亡,让法国陷入了人口低谷。殖民地的市场,缓解了法国的经济危机,却难以让法国人口增长和恢复。

随后不久,第二次世界大战又来了,这次法国投降得干脆而又彻底,人口损失减少了。

在二战时候,自由法国的引领者戴高乐总统,为了鼓动殖民地在对法西斯战争中发挥更大作用,将战后的给予独立自主,作为筹码,给予了无数殖民地人民,由此才有了法国国际军团的建立。

无数黑人兄弟们,积极参军保卫法国,让法国渡过了最艰难的日子,战后的他们,也成就了第一批法国移民潮的主力。

战后的世界,法国国内劳动力不足,为了尽可能多地吸纳人口,法国政府也制定了优厚的移民政策吸纳外来移民。

于是,又迎来了一波人口流入浪潮,这个浪潮从二战后开始,一直持续了半个世纪,在半个世纪中,有500多万深色肌肤涌入法国。

关于具体的比列问题,因为法国政府的从1872年就立法规定,人口统计不能标注种族,所以具体数字成疑,可依旧能从细枝末节窥见一二。

比如2018年法国足球队获得世界杯冠军的阵容中,23名球员就有15个具有非洲血统,这个小众数据,在配合巴黎城市圈纯法兰西人400万的现实,还有欧盟难民问题引发的新一轮移民潮。

我们有理由相信,法国的将来,民族成分人种成份将渐渐逆转,原本的主流人种,估计过个几十年,很有可能变成少数人种了。

那个时候的法国,也许依然魅力十足,也许未可知………..返回搜狐,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