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油减产谈判激战方酣,目前墨西哥独自硬扛石油大佬沙特的施压,那么,墨西哥为什么能这么硬气呢?要讲清楚这件事情,我们不妨先从保险说起。

生活中有各种各样的风险,为了抵御这样的风险,人们创造了很多金融工具。保险就是最广为人知的金融避险工具。

举个日常生活中的小例子,汽车保险。当我们驾车发生交通事故的时候,通常都可以通过保险来获得理赔,降低我们的出行风险。而我们的代价,仅仅是少许的汽车保险费用而已。有一种叫期权的金融衍生工具,从某种角度上讲,和保险也有类似之处。

目前墨西哥和沙特阿拉伯就一项减产协议继续展开谈判,谈判的焦点就是沙特希望墨西哥日减产40万桶,但墨西哥只愿意减产10万桶,对剩下的30万桶说NO。人们不禁要问,难道墨西哥就不希望油价上涨吗?为什么墨西哥不配合减产呢?

墨西哥主权石油对冲基金,为这个拉美国家提供低油价保险,这使得墨西哥有勇气对减产说不,对冲基金通过期权交易,可以为低油价进行保护。

期权赋予墨西哥以预定的价格出售石油的权利。这些期权好比是一份石油销售价格的保单。如果石油价格超过保单交割,价格上涨的收益归提供期权的人所有,但是,买入期权(保单)的一方,可以按照约定的价格进行石油销售。所以,理论上来说,油价如果继续疲软或进一步下跌,短期之内,墨西哥将不会受到任何影响。这就是墨西哥说不的底气所在。

我们知道,产油国的国家财政预算都是基于特定的石油价格制定的。如果石油销售价格过低,将会影响石油生产国的财政健康。墨西哥的财政预算,也是基于特定石油价格而做出的。墨西哥政府表示,该国预算中对油价的假设——墨西哥一篮子石油每桶49美元,相当于布伦特原油每桶约60- 65美元。这个预算基础的石油价格,远远高于目前的石油价格。但墨西哥运用了金融工具,所以在3月10日,墨西哥财政部长在电视台公开表示:财政预算不会受到影响。

在过去20年的每次经济衰退中,通过运用金融工具,墨西哥在惊涛骇浪中拥有了定海神针。数据显示,2009年全球金融危机期间油价暴跌时,墨西哥石油公司赚了51亿美元。2015年,墨西哥石油公司赚了64亿美元。2016年,在沙特阿拉伯发动另一场价格战后(俄罗斯就在此之后加入欧佩克协调机制),公司又赚了27亿美元。

当然,购买期权需要支付一笔不菲的费用,据报道,墨西哥每年花费约10亿美元购买这些期权。墨西哥没有披露有关2020年保险的细节,因为墨西哥把这笔交易视为了国家机密。

墨西哥国家石油公司拥有自己独立的、规模较小的石油对冲基金。今年,以平均它每桶49美元的价格对冲了每日23.4万桶的风险。如果墨西哥的石油出口篮子保持目前的水平,它将获得数十亿美元的赔偿。

墨西哥总统奥夫拉多尔承诺,通过国有的墨西哥石油公司恢复石油生产。但是,如果遵守欧佩克日产量削减40万桶的提议,而不是执行墨西哥允诺的日10万桶减产计划,将使得墨西哥石油公司发展的计划受到打击。这种局面,是总统先生不希望看到的。